载入中...
 
     
 
载入中...
时 间 记 忆
载入中...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专 题 分 类
载入中...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载入中...


 
 
载入中...
   
 
 
【开扒童年】1
[ 2012/6/5 11:49:00 | By: 三山五岳 ]
 

【开扒童年】那些年,我曾做过的坏事.1

 

 

这些年,特别是年过不惑之后,感觉年纪大得比从前快多了。

虽然长年服用了大量的三聚腈胺、地沟油、苏丹红、皮鞋胶囊等物质,企图用真气将这些毒物在体内合成为仙丹,以遂延年益寿、长生不老之愿,然,衰老仍是人类无法阻挡地来了。

直到前些日子,终于知道合成不了仙丹的原因——药物剂量严重不足:我的三聚腈胺远远不到1吨,我的皮鞋胶囊远未达到6/天……

眼看记忆在急速减退,而自己一没有葛优的口才,二也没有能让人忏悔的教堂和那个能耐心倾听的牧师,所以,只好趁记忆尚存的时候,把那些年自己曾做过的坏事——记录,权当忏悔吧~~~

 

第一部分  那些被虐待(杀)的小动物

 

1、蚂蚁

 

单虐篇

 

1

那时候,也就还是小P孩,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——我绝不会把这些过错算到那个年代上,尽管当时没有电视更没有网络,反而要感谢,正是因为没有电视没有网络,才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来丰富这狂野的童年……

好吧,确实年纪大了,有些罗嗦,貌似跑题了。言归正传!

 

记得童年时,好象就根本没听过什么“环保”啊、“保护野生动物”啊、“人与自然和谐”之类的名词,但那时的环境确实不错,野生动物也丰富,比如说家乡常见的就有三种蚂蚁:一种红的,黑的有两种,一种个头偏小,动作不急不缓,用现在的话叫做“淡定”,另一种明显敏感多了,提速很快。当时我们喜欢把红蚂蚁称为“红军”,相对的,黑蚂蚁便被“黑”成“坏蛋”了。

 

百科知识上说蚂蚁认路和相互间交流是用触须。于是果断地去实践验证。

很温柔地捉起一只蚂蚁——一般捉的都是“坏蛋”,以证明自己是“红军”一伙的——果断地拔掉头顶上的两根触须,再轻柔地放回去——之所以温柔地捉轻柔地放,是怕一个不小心就捏死它了,这也证明,有时候让你活着,是为了让你受罪——看它能不能回去,或者能不能跟它同伴打招呼。

随机实验证明,百科知识是正确的。

 

为了证明这个知识是千真万确的真理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又捉了许多蚂蚁,三种蚂蚁都有,特别是捉“红军”时,还特别给它安了个“叛徒”的帽子,以求那颗幼小心灵的平安。

所有实验证明,百科知识确实是正确的。

 

2

 

当生活中的某天出现了一种叫做放大镜的玩意时,再也无法淡定。不仅仅可以放大物体,这玩意居然还可以聚光!

取一根火柴放阳光下,用放大镜聚光到火柴头上,一小会时间便会“嗤”的一声,火柴燃了。放一小张纸片,一小会便开始冒烟,然后纸片上就出现个窟窿。伸出一只小手,一小会,便象被针刺样迅速缩回。

把阳光聚到蚂蚁身上会是什么状况呢?

 

蚂蚁迅速焦躁不安,拼命地逃。即使是成年蚂蚁,即使是成年蚂蚁中的博尔特,在人类的一个儿童眼中,这点速度也不值一提。那个光点一直落在它身上,很快,蚂蚁跑不动了,倒下了,在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声中,灵魂化作一缕青烟,肉体变为焦炭。

下一只蚂蚁又将遭殃了……

 

残酷的实验证明:有时候,给你一片阳光,不是想要你灿烂,而是想要你死得快!

 

 

 

 
 
沉沉 发表评论于 2012/7/14 23:15:39
tang1982111写得太棒了!还有木有做过别的坏事的?好期待!
塵埃 发表评论于 2012/6/6 10:17:03
violet
发表评论:
载入中...